设为 - 加入收藏 励志中文网()网络新段子,励志好文章!
当前位置: 主页 > 讲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夜半婴啼(下)

导读:上篇 :《 夜半婴啼(上) 》 两人请了假,来到了昨天碰到那个老乡的地方。那是一个市场里的小摊位,挂着算命化劫的旗子。老乡,是我,昨天碰上的莎莎。莎莎陪着笑,呵呵的打着招呼。哦,你们来了。老乡看着她们两答道,那口气就跟早知道她们两会来样的,先把生辰八字
上篇:《夜半婴啼(上)

两人请了假,来到了昨天碰到那个老乡的地方。那是一个市场里的小摊位,挂着算命化劫的旗子。“老乡,是我,昨天碰上的莎莎。”莎莎陪着笑,呵呵的打着招呼。“哦,你们来了。”老乡看着她们两答道,那口气就跟早知道她们两会来样的,“先把生辰八字写下来吧。”苏静颤颤写下了生辰八字,依旧精神恍惚说不出几句话。

  “老乡,你快帮我朋友看看,她最近老是梦见些脏东西,醒来后还伤痕累累。”莎莎先开了口,大概说了情况。老乡算了算生辰八字,看着苏静说:“这是你命中的一个大劫,躲不多,但是你一定要回到六天前待的那个地方去。那里是生门也是死门,只有在那里还有生还的机会。”

  苏静听着这起起伏伏的话,心情也跟着大起大落,“六天前...我还在我那出租屋里,怪事就从那里开始的,我听着小孩的哭声在我耳边出现的。回那里去?”

  “明天晚上12点,是你的大限,再晚一天你就没命了。凡是有因必有果,人做错了,有什么罪就得受着,躲是躲不过的。”那老乡摇摇头,一声叹息。莎莎给了几张钞票,扶着苏静走了。

  回到莎莎的住处,苏静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般,开始收拾东西回自己的出租屋里。

  仅仅是走了几天,出租屋里已经布上了一层薄薄的灰尘,打开门泄进来的光线与屋内的黑暗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苏静咽了咽口水,终于还是迈进屋子里。她没让莎莎陪着来,明天过去还不知是死是活,自己的罪自己受吧。

  望了一眼屋子,简单收拾了下,就躺在了沙发,准备等待12点的来临。

  苏静慢慢进入了梦魇,不过这次看见的是一个魅力十足的中年男人。就是这个男人,让自己背着“小三”的名头被那个臭娘们无止境地骂贱人,婊子,狐狸精,短信警告,电话警告,甚至还邮寄过死猫来吓唬自己。自己也只不过是恰好爱上了一个已婚男人,恰好没能逃出他的温柔,也不是自己先惹得祸。

  苏静窝在男人的怀里呜呜地哭着,想是要把连日来的委屈都哭出来。等到哭够了,她睁开眼看到男人正揽着那臭娘们在远处笑着。而紧紧抱着自己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那个全身挂着腐肉流着血水,更没有眼珠的死尸。

  “啊!”苏静挣扎着跑出几米,耳边突然又响起小孩呜咽声,那呜咽声慢慢变成了号啕大哭。

  此时苏静仿佛置身于人间地狱,耳边交杂着死尸发出让人头皮发麻的“咕噜咕噜“的声音,以及那小孩越来越凄厉的哭声,那一声声的哭声就像一刀刀划在了心上。苏静自己也不知道心为什么会这么痛,她不敢睁开眼,只觉得自己睁开眼就会被拖入黄泉。苏静这时已经泣不成声,完全不能振作,只觉得下一秒就要疯掉了!

  时间已经慢慢逼近12点,出租屋内的温度越来越低,寒气逼人。屋子里的糟杂声也越来越刺耳,苏静的耳朵已经不堪重负,流出了血水。

渐渐,只听见骨头“喀嚓...喀嚓...”断掉的声音,接着就是一声“咕噜”绝望的低吼。

  苏静睁开看见的就是那死尸慢慢被一股力量折断全身的骨头,从里往外冒的脓血让人恶心想吐。死尸已经变成一滩血水,血光印着屋子,恐怖诡异!看着慢慢消失的死尸,苏静原本要松弛下来的神经在看见屋子中间血肉模糊的婴儿时,再次紧绷起来。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事情,要这样对我!”苏静已经崩溃,在屋子里大喊大叫,“我做陪酒怎么了?我当小三怎么了?这就该死了?啊?那些强奸犯杀人犯贪污犯,是不是该千刀万剐五马分尸?呜...臭娘们,你才是婊子,全家都是婊子!“苏静哭喊着没有发觉12点已经过去了,但是却无法忽略那小孩弱弱叫了声“妈妈”。

  “妈妈...妈妈...”那小孩一声声叫着,把呆滞的苏静总算喊回神了。她怔怔的望着眼前的小孩,有两岁了吧,两年前自己要是没打掉那个孩子,大概也有这么大了吧!苏静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但是这个可能性却一点点占据了她的脑海。

  只见那小孩慢慢爬向绻在墙角的苏静,身上布着几条深可见骨的抓痕,全身是毫无生气的青紫色,任谁看了都觉得阴寒慎人,想调头就跑。但是苏静却慢慢向小孩爬去,她心里有一个直觉,这就是自己的孩子,自己没出世的孩子。而就是这个被自己亲手杀了的孩子,如今却救了自己的命。

  苏静把已经毫无生气的小孩抱在怀里,慢慢走出出租屋,嘴里喃喃说道:“妈妈错了,妈妈错了,妈妈带你去医院...好不好?”

  别墅内,满身刺鼻香水味的女人已经快吓到精神失常了。她就是那个男人的正牌妻子,几个月前发现了自己老公有外遇,便开始疯狂的报复计划。除了警告恐吓之外,还特定从泰国请来巫师,要给苏静下降头。却没想到这个降头没下成,反倒被养的小鬼反噬,巫师的道行也不到家,被活活挖去眼珠。那巫师在被挖去眼珠后,竟然也能抓起身后的法器向小鬼刺去,一击毙命。那女人看着眼前的一幕,已经被吓傻了。

  而男人出差回到家,在地下室就看到这样一幕。看着眼前的情况,他就已经明白了,他不是不知道老婆做的恐吓苏静的事。只是心中有愧,也没明说制止,但没想到竟然会下降头这么狠毒。

  明白过来的男人向苏静的住处跑去,在看到门口大开的出租屋,心里一惊。走进客厅发现空无一人,卧室里却发出了小孩的啼哭声。

  阳台上,一个小孩在边缘上慢慢爬着,而苏静已经抬腿往下跳了。男人心里一慌,想要向前拉住她,却没想到踩到一滩血水,脚底一滑向阳台外扑去。就在男人掉下楼的瞬间,才看清苏静只是一个幻影,阳台边的小孩正咧嘴看着他笑,那是来至阴间的笑的,这就是他看见的最后一个画面。

  “砰“的一声,引来了院子里居民的围观。男人从顶楼阳台跳下,头部着地,当场死亡。

  另外一边,苏静在凌晨跑到医院大闹了一番。医院的护士看着抱着空气的苏静跑到急诊科让医生救治,整个人就像疯了一样,最后没有办法,只能叫来了警察把苏静带走。

  当莎莎来到派出所把苏静接走时,只听见她呆呆得重复着几句话:“不见了,孩子不见了,妈妈错了,妈妈错了..."看着苏静的这个样子,莎莎想起了老乡的那句话“凡是有因必有果,人做错了,有什么罪就得受着,躲是躲不过的..."

  晨光微露,雾气渐散,一切似乎如常,一切却都不一样了。鬼故事群:224572838

网友评论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