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 - 加入收藏 励志中文网()网络新段子,励志好文章!
当前位置: 主页 > 讲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夜半婴啼(上)

导读:夜半三点,苏静拖着疲惫的身体从酒吧回到出租房内,脚上高跟鞋踩出的咚...咚...咚...的声音在万物具寂的晚上显得格外的清冷突兀。苏静住的是老式院子,半夜这样的声音很容易吵醒一些浅眠的老人,她自然没少受院里人私下的议论,他们都说她的工作的地方太乱,一定不是个
夜半三点,苏静拖着疲惫的身体从酒吧回到出租房内,脚上高跟鞋踩出的“咚...咚...咚...”的声音在万物具寂的晚上显得格外的清冷突兀。苏静住的是老式院子,半夜这样的声音很容易吵醒一些浅眠的老人,她自然没少受院里人私下的议论,他们都说她的工作的地方太乱,一定不是个干净的女人。

  想到时不时就会听到的这种议论,苏静心里冷笑一声:“哼,都是各凭本事赚钱,酒吧陪酒女怎么了?也不都是出来卖的!”脑子被各种杂七杂八的想法乱窜,全身无力,苏静胡乱脱掉鞋子和衣裤,就把自己砸向了床上。

  就在自己身体压到床上的那一刻,“呜哇...”一声凄切的哭声清晰的从身下传出!苏静条件反射的从床上坐起,直接就滚到了地上。再向床上看去时,明明什么都没有!回想起这几天隐隐约约听到的小孩子的哭声,起初还以为是隔壁搬来了有小孩的住户,现在却越想越觉得哭声就是从自己到房子里传出来的。

  原本已经在半睡状态下的苏静,现在完全清醒,冷汗已经透湿了里衣,凌晨的凉风一吹,身体不禁打了个哆嗦。现在的苏静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在卧室呆下去了,连滚带爬的朝客厅的沙发走去。“都这个时间了,不好再到其他地方去了,忍忍这几个小时,天亮就走,天亮就走...”就这样喃喃着,苏静因恐惧而紧绷神经疲惫不堪,终于在凌晨五点进入了梦乡。

  在一栋别墅的地下室中,一个化着浓妆,几米开外也能闻道呛鼻香水味的女人正不耐烦地催促道:“还要多久才能把那个狐狸精搞定?我花大价钱从泰国请你到这来,可不是吃白饭的!”

  那个女人口中的催促的,是一个打扮奇特巫师模样的男人。那男人坐在椅子上,面前的桌子摆着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男人口中一直喃喃着咒语类的话,生涩难懂,就像是来自阴间的声音。过了一会,巫师露出狰狞的笑,略带兴奋得开口回道:“放心,七天之后,必死无疑。”

  第二天早上七点,苏静就敲开了好友莎莎的门。莎莎也是和苏静一起在酒吧上班的,这个时候正是睡得正沉的时候,被人敲门敲醒,一肚子火正想发泄。打开门一句“妈的”还没出口,就看见苏静一脸见了鬼的表情站在门口。苏静有着一张清秀的脸,这个时候没有上班时候的妆,显得尤其苍白,目光呆滞。

  “静子啊,怎么啦?脸色这么差?”莎莎把苏静拉进屋,她真没见过自己好友脸色这么差,就算两年前感情的事受了那么大的伤害,也没见这么狼狈过。正在想各种原因的莎莎,还是没准备的被下一句话吓到。

  “我见鬼了!”苏静把昨晚发生的事情重复了一遍,莎莎听后就皱起眉头,安慰道:“静子啊,听我说,你肯定是最近压力太大了,那个臭男人的事搞得你太累了,她老婆都快找到酒吧去闹事了,赶紧分干净算了。”没错,苏静就是社会上令人唾弃的“小三”。就算是知道那个男人已经有家庭;就算知道他是故意隐瞒来接近自己;就算是知道自己会成为怎样尴尬的角色,她还是在他的温柔攻势和悉心照顾中,沦陷在他深邃的眼眸。当初只不过想什么都不管放任自己爱一场,也想着玩几年就收心分手的。只是一切都没有按照自己想得来罢了。/鬼故事

“我知道,本来就没打算缠着他的,我都打算分了,那臭娘们这个时候来找麻烦。”苏静勉强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想让莎莎安心的笑。想着离开那个房子暂时避避,在这里应该没事了,便说道:“莎莎啊,我这几天能不能在这住,我不敢回去了。”莎莎回答得很爽快,但是苏静的情况却越来越严重。

  已经到了下午五点要去上班的时间了,莎莎却怎么也叫不醒苏静。

  一个模糊的人影出现在苏静眼前,渐渐走近后才看清那张没有眼睛却满脸怒气的脸。苏静转身想跑,但是全身都已经动不了,就像是被按在砧板上待宰的鱼。那人影下半身就像软体在地上拖行,身上不断在向外冒着脓水,嘴里也发出“咕噜咕噜“

  低沉不类似人类的声音。转眼间,那人影已经来到苏静面前,身后掠过的地板上竟全是血水。苏静惊恐得看着眼前的“东西“,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上来了!想要大叫却发现已经呼吸困难,发不出声音来。原来自己的脖子已经被一只挂着腐肉露出森森白骨的手死死掐住。无论怎么挥打,还是无济于事,苏静感觉下一秒就会死掉的时候,耳边响起了莎莎焦急的呼喊:“静子!静子!醒醒啊!”

  眼前的人影慢慢消失,苏静看着莎莎担忧的脸,有种重回人间的感觉。这时的苏静全身冷汗,脖子上赫然出现了深浅不一的紫青手指印。“静子啊,脖子上怎么...怎么突然有几个手指印?”莎莎心里的担忧越来越浓,这已经是第五天这样了,苏静会莫名其妙的叫不醒,醒来后身上就会出现这样那样的伤痕,这不是撞邪了还是什么呢?

  苏静听着莎莎的问题,喘着粗气,对刚才的梦境还心有余悸。几天下来,苏静瘦了十余斤,原本身材苗条的她,如今已经是行销骨立。“莎莎,我死定了,我死定了...”受了太大刺激的苏静,只会呆滞地重复“我死定了”这句话。莎莎看着干着急,突然想到昨天遇到的一个老乡。那老乡以前在村里喜欢研究些神啊鬼的,昨天看见自己的时候还说自己身上围绕着浓重的晦气,身边的人怕是有血光之灾。当时莎莎听了就不高兴了,还是看在是比自己大那么多岁数上才勉强没发脾气。如今看来,说不定老乡能帮帮忙,便说道:“静子啊,我们去找我那个老乡帮忙吧,他昨天就看出我身边的人会出事了。他会有办法的,我们去找他!”苏静抬起眼皮看着她,好像抓住了跟救命稻草,“真的吗?我不会死了?”

网友评论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