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 - 加入收藏 励志中文网()网络新段子,励志好文章!
当前位置: 主页 > 讲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夜半逢人半是鬼之黑夜遇鬼1

导读: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我还是一名邮电局的线务员,那时的邮政和电信还没有分开。那时国内外的局势极为紧迫,所以邮电方面最为重要的工作就是保持线路的畅通,而作为一名线务员,我们主要维护的还是军用线路。 在南方边陲的崇山峻岭之中,开辟了一条条的线路,为了更为及时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我还是一名邮电局的线务员,那时的邮政和电信还没有分开。那时国内外的局势极为紧迫,所以邮电方面最为重要的工作就是保持线路的畅通,而作为一名线务员,我们主要维护的还是军用线路。

  在南方边陲的崇山峻岭之中,开辟了一条条的线路,为了更为及时地维护和检修线路,上级在每个村庄附近的山上都设立了一个巡房,然后派出职工前去驻守,我就被分配到了第123号巡房。那时的邮电制服也是墨绿色的颜色,我们被称为不带枪的战士,即使是工人,感觉自己的地位在当时也是蛮高的。

  话说茫茫的哀牢山中,123号巡房就建在距离哀索村三里地的山顶上。天气晴朗的时候,从山顶上望下去,可以看到整个哀索村。哀索村是个小村子,就在公路边不远的山坡下,整个村里只有七八户人家。

  这天,我乘坐拉邮件的车赶来到了哀索村。在经过哀索村的时候,一个中年男子问我:“小伙子,你就是来驻守巡房的线务员了吗?”

  “是的。”我回答道。

  中年男子热情地把我带到了他的家里,原来他就是这个村的村长,姓赵,我叫他赵叔。赵叔吩咐全村七八户人家,各家拿出些油米肉盐凑到了一起,让一群女人生活做起了饭来。对于这些好客的乡下人来说,有外乡人到自己的地盘上,那是绝对要好好招待一番的。更何况,今后我们就要比邻而居,朝夕相处了呢。

  本来,乡下就没有什么娱乐的,有个外面的人来到这偏僻的山村,村民们凑在一起边吃边聊天,除了能增进感情,也是一种极好的消遣。

  此时天色已近黄昏,到山里做活计的村民也陆续回来了。摆好了桌子,女人们把做好的菜一一端了上来,赵叔带着一个村民从屋里抱出了一罐酒来,然后把我拉到身边坐下,一边喝酒一边聊了起来。整个村子大概三十多个人的样子,老老小小六张桌子刚好合适。

  不一会,天黑下来之后,又点上了火把,一群爷们借着火光继续喝酒。喝了一会,看看那些女人都收拾得差不多了,我也感到有些不胜酒力,便说道:“赵叔,你看我这还没到巡房里报道呢,是不是我先去收拾一下。”

  “你只管喝酒,一切事情我会帮你做好的。”赵叔对我说道。

  “是啊,你一点也不用担心那些,尽管放心喝酒。”其他几个人在一旁附和道。

  见他们酒兴正浓,我也不好再说什么。其实,我知道自己根本不用操心等一会回到巡房要收拾什么,只要他们喝完了酒,自然就会送我回去的。

  果然,在酒足饭饱之后,赵叔就让两个人拿着我的行李,朝山顶的巡房走去。

  不知道赵叔他们是什么时候走的,酒劲上涌之后我就完全进入了梦乡。正睡得舒服的时候,一个人突然大吼大叫地冲到了我的面前:“快给我滚出去,这里不是你的所在,马上就走……”

“你……是谁?”我看到面前的人一脸的惨白,一双死鱼眼死死地瞪着我,看穿戴却像个清朝的僵尸,不由得吓了一跳。

  “这里是我的家,你快滚!”那个人张开嘴大喊道。一对獠牙露了出来,显得分外的锋利和恐怖

  说着话,他凶狠地朝我扑了过来,一股子极其难闻的味道让我恶心不已。我连忙转过头去,被他抓住机会连推带打,我只能步步后退。突然,我的脚下踩空了,整个人直接就摔了下去。不过,下面似乎很软和,我感到四肢无力,只能继续躺在那儿。

  不知过了多久,我听到有人在喊我,睁开眼睛一看,天已大亮,面前却是一个村民。

  “你怎么睡到了这儿来?”那个村民疑惑地问道:“昨晚我们把行李收拾好了,看你睡下才离开的啊!”

  “哦,是么。”我打量周围,自己睡在一块玉米地里。想到昨夜的事,又看看上面的巡房,估计是从上面掉下来的,幸好下面是一堆荒草,不然估计得受伤。

  “一定是起来撒尿摔下来的吧,幸好我昨天把草都堆在了这儿,没摔坏吧。”村民一边说着,一边把我搀扶到了巡房里。

  果然,巡房里收拾的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行李也是打开了的。我可没有夜游症,难道和昨天晚上的事有关!不过,那应该是一场梦才对啊?否则,这一切怎么解释,我可是从来不信邪的。

  等村民离开之后,我仔细回忆着,最后我觉得那一定是我做的恶梦,然后自己喝了酒,所以才会在迷迷糊糊的情况下走出了巡房,由于不熟悉环境,才会失足摔到了玉米地里去的。这么一想,算是给自己有了一个交代。/鬼故事 
网友评论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