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 - 加入收藏 励志中文网()网络新段子,励志好文章!
当前位置: 主页 > 讲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牙2

导读:上一篇 :《 牙1 》 吱呀一声,门开了。 外面是一派喧嚣嘈杂、灯光璀璨的景象,可是在这洗手间里,却静得出奇,仿佛这里是一个另外的世界。我探头往里面望了望,还没开灯,黑压压的就像一张巨大的嘴,比我梦里的那嘴更可怕。 当然这害怕只是一瞬间,借着酒意,我也没有
上一篇:《牙1

吱呀一声,门开了。

  外面是一派喧嚣嘈杂、灯光璀璨的景象,可是在这洗手间里,却静得出奇,仿佛这里是一个另外的世界。我探头往里面望了望,还没开灯,黑压压的就像一张巨大的嘴,比我梦里的那嘴更可怕。

  当然这害怕只是一瞬间,借着酒意,我也没有想那么多,一闪身走了进去。那个时候,接着外面的灯光,我好像看见有个影子在我面前晃了过去。我一惊,从兜里掏出打火机,打燃往眼前一比划,只是看到一扇扇关着的厕所门。我举着打火机走着,想要摸索到洗手间的灯开关,可是转来转去也没有看到。真奇怪,难道这诺大的酒吧居然没在厕所安灯?算了,解决内急要紧。我走到便池边上小解完毕,拎拎裤子正要走出去。然后,一个厕所门间内冒出来一个声音。

  那个声音很奇怪,就像是一个破了门牙的人在吁气,结果成了一种像是吹口哨一样的声音。我猛一回头,这卫生间里有别人!

  不过这也没什么奇怪,你总不能不允许人家悄悄拉屎吧,再加上这里还没灯,很正常嘛。至于刚才的声音,可能是因为这个洗手间里的冲水马桶太过陈旧发出的声音吧。只是我突然觉得,这个一声不吭地拉屎的人,也许和刚刚那个撞门的男人有什么联系。这种感觉没有由来,完全是直觉而已。当冒出这个想法时,我居然打了个寒颤。为了缓解情绪,我故作镇定地冲着那个厕所间说道:“哥们儿,这破厕所也没个灯,真不方便啊。”

  那边没有任何声音。

  我想想,可能是人家无意间发出声音,然后没有心情理会我这个自讨没趣的家伙,于是我打算离开。我转身走向门口,就在手要伸向门把手的时候,那个厕所间里的人突然一声低吼:“ 别开门!”我一个哆嗦,触电似的把手离开了门把手。随即,那个人就从厕所间里走了出来。

  在黑暗中我看不清他的脸,于是我举起打火机,在照亮他的轮廓的一瞬间,我立刻跳了起来。

  高大的身材、黑色服饰……这难道是刚刚那个撞门的男人么?看见我这幅惊愕的模样,那人阴惨惨地笑了起来,可是似乎对我手中燃着的打火机有所顾虑。我惊愕的原因是,那个男人跑出去以后厕所门就没开过,他是怎么进来的呢?

  “你是刚才那个男的?”我问他。

  “嘿嘿嘿……”他却只是一直笑,弄得我头皮发麻。忽然,我看见他似乎有所动作。他的下巴似乎在动,仿佛是嘴巴在空空地一张一合,因为打火机的光太微弱,我看得不是很清楚。

  这个时候因为点燃的时间太长的缘故,打火机开始发烫我不得不熄火重新打燃。就在火光灭掉的一瞬间,我看见他黑乎乎的影子瞬间来到了我面前,他巨大的力量把我又一次撞倒在地,我一下子意识不清。迷迷糊糊间,听见洗手间开门的声音和玻璃碎掉的声音。接着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等我醒来以后,发现自己在床上躺着,在一间陌生的屋子。我一时间有点反应不过来,我记得自己明明在酒吧啊,怎么突然间就到这里来了?

  “你醒了?”一个声音从我脚那边传来。我抬头望去,是一个不认识的男人。

  “你是谁?我为什么在这里?”我问他,突然发觉自己的嗓子沙哑了。

  “还记得那个酒吧么?我是在洗手间里碰到你的。我看你不知为何昏倒在地上,就把你带回了我家。看样子你只是昏过去了而已……”

  对了!是那个酒吧的洗手间!我还在那里上了个厕所……在进去之前还被人撞了一下……我思绪混乱颠三倒四地回忆起来。可是,这也不对啊。

  “我是去了洗手间,可是我上个厕所为什么就到你家来了?”

  “你什么记性?我刚刚还告诉你,你在厕所里晕倒了!于是我就把你带到我家来了!”

  什么?!我什么时候晕倒过了……不过,我倒的确有一种仿佛记忆里还有什么东西没被提取出来的感觉,但是我想不起来了。还有,如果我真的是晕倒在了洗手间,那这个人为什么要把我带回他家去?

  “喂!想起来了没有?哎我说,你不是失忆了吧?……”那人问我。我这才回过神来。

  “我为什么会晕倒?”

  “我怎么知道?我开门进去就看见你倒在地上了。”

  “那你为什么要把我带到你家来?”

  “我这不是出于好心么!……”

  那人又啰嗦了一大堆什么他的好心没好报,可是我没有理会。因为我在想,两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一个看见另一个晕倒在厕所,就把他带回自己的家里?如果是出于好心,那为什么不报警,不打120?这人一定有问题。

  不过我也只是想想,并没有问他。不过,关于我为何晕倒,以及在我进厕所小便以后,晕倒之前,在厕所里发生了什么事,我始终没有印象。或许像这人说的,我真的短暂失忆了?

  忽然,我感觉有什么不对,低头一看,果然,那颗狗牙不见了。我连忙问他看见我脖子上挂的狗牙没有,他摇摇头说没见过。但是我看得出他在撒谎,因为我到城里学的就是心理范畴。这也就是表示,这个人至少知道我有一颗狗牙。

  “我晕了有多久了?”

  “才几个小时而已,现在天还没有完全亮。”

  这也就是说,狗牙是在我昏迷的这几个小时内不见的,当然也不排除在昏迷之前。只是我还记得,在我去洗手间之前狗牙还一直在我身上。那么还有谁?对了!还可能是那个撞我的人。可是那是个什么样的人我已经不记得了;而由这个“出于好心”把我带回家的人可看出,关于我用来辟邪的狗牙他是知道一点内幕的。因此,如果这个人和撞我的人不是一伙的,那么狗牙极有可能被这个人拿走了。

  我如此急切地想找到狗牙,不仅因为这是我祖传的辟邪物品,而且我还隐约觉得,只要找到了狗牙,就掌握了揭开这些谜团——梦中的血盆大口、撞我的男人、在洗手间发生的事、这个奇怪的人——的钥匙。

  (未完待续)/鬼故事

网友评论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