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 - 加入收藏 励志中文网()网络新段子,励志好文章!
当前位置: 主页 > 讲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短命鬼7

导读:上一篇 :《 短命鬼1 》+《 短命鬼2 》+《 短命鬼3 》+《 短命鬼4 》+《 短命鬼5 》+《 短命鬼6 》 第二天一大早爸妈便是叫醒我说让我今天不要出去,因为几天的暴雨之下已经引发了大洪水,水都快要漫到桥面上来了,行走都不安全,最好不要随意去玩,我只能随口应付了过
上一篇:《短命鬼1》+《短命鬼2》+《短命鬼3》+《短命鬼4》+《短命鬼5》+《短命鬼6

第二天一大早爸妈便是叫醒我说让我今天不要出去,因为几天的暴雨之下已经引发了大洪水,水都快要漫到桥面上来了,行走都不安全,最好不要随意去玩,我只能随口应付了过去。

  “XX,XX”由于昨天回来的比较早,大约九点钟左右,高个子与矮个子便来找我了。我看了一眼安然睡在床边的那只黑猫,又为它准备好了一点吃食与水,便关好门窗下了楼。

  “XX,我们以后再也不用去了!”矮个子神秘兮兮的对着我说道:“听说孙小枫的父亲和后妈今早去认领尸体了,估计现在去找运输的车辆去了!”

  “我们要不要去瞧瞧!”高个子脖子上挂了一根围巾一样的东西遮住了昨天留下的痕迹,在这大夏天确实有些不伦不类的:“孙小枫实在是太可怜了,我听说……”

  高个子眼睛都有些红了:“有人看到他是一边哭喊着姐姐妈妈一边自己跳入河里的,手中还拽着一张全家福相片,用他们的话说应该算是……算是自杀!!”

  “什么?自杀?高个你脑袋被驴给踢了吧?五六岁的孩子怎么可能去自杀?”我从来没有看见过高个子红过眼睛,对他的话虽然不相信,但是心中也莫名的有着一抹痛楚在蔓延,一个五六岁的孩子到底承受了多少……

  穿着雨衣撑着伞,大约十五分钟左右我们又来到了桥头堆放尸体的那个位置。由于雨下的比较大,站在边上看的人并不许多,零零散散的站在各处。他们基本上都是缄默其口,只有少数几个说着闲言碎语。

  棚子边上只站着一个中年男人和一个中年女人,那女人昨天我们见过,就是孙小枫和孙玉兰的后妈,而那个男子不用想也能猜得到是他们的父亲。

  我看到许多鄙视的目光在他们身上扫来扫去,想来这对父母当的太不合格了,就连旁人都到了看不下去的地步。我在思考着他们会怎么样处理这孙小枫的尸体,直接火化了,还是送到其他的什么地方下葬……

  “嘀嘀……嘀嘀……”没过多久,一辆大的拖拉机从远处快速的开了过来,深蓝色的外壳,庞大的身形就像是一架推土机。

  孙小枫他爹一瞧见便是使劲的挥着手,估计这就是他叫来的车辆。只是司机使劲的按着喇叭,脸上到处都是惊恐莫名的表情,扯着嗓子吼叫的让人快些退开。

  我们三人张望了一下发现拖拉机中竟然不止有一个人,三三两两的有四五个之多,孙小枫孙玉兰赫然便是在其中。司机一个人使劲的把着方向盘,但是就是掰不过来,因为有着四五双他看不见的手已经将方向盘扣的死死的。

  在围观的人都意料到拖拉机估计是失控是,孙小枫的爹和后妈根本没有没有任何反应,就像是有着什么东西遮住了他们的眼睛,他们看到的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嗙”的一声,车子连带着棚子,还有棚子里的一切都被冲撞掉入到湍急的河流之中,转眼之间什么也没有剩下。

  岸上的人过了许久才反应过来,不过多是心有余悸的捶着胸,只在庆幸着自己的运气好,根本没有瞧见那不寻常到了极致的场景。

岸上像是炸开了锅,打电话报警的,叫救护车的响个不停,只是那些落入水中的身影早就已经不知去向,甚至连庞大的拖拉机都消失的全无踪迹。

  我心有余悸的擦了一下脸上的冷汗,突然发现高个子和矮个子竟然与我是同样的动作。

  几天之后,我才从别人那儿听说孙家一家人全部遇难了,孙玉兰的尸体在一条小河沟中被拦坝的工人发现阻在了树根之上,而周大满被怀疑就是凶手。

  经过警察的调查事情的真想终于浮出了水面,我听到别人议论的大致是这样:孙家本不完全是本地人,大概是十几年前移居到了上头村。孙小枫的父亲孙康钱又是一个嗜赌成性的赌徒,在他们姐弟还没生出来之前就有这个习惯了,时常搞得家中不得安宁。

  后来孙小枫亲身母亲实在是忍受不了这种生活,撇下了姐弟两服了农药死了,至此姐弟两的日子才真正的变得暗无天日。大概五年前,孙康钱又找了个女人,也就是孙小枫的后妈詹燕香。

  只是这个后妈终究没有亲妈那么贴心,加上孙康钱整天无所事事的混日子,她也就将气撒到了这对姐弟两身上。后来詹燕香又跟同村的周大满搞出了不清不楚的关系,给孙康钱戴起了绿油油的帽子,只是孙康钱时常不在家倒是没能发现。

  一日周大满又来寻詹燕香,不曾想竟然被孙玉兰瞧出了端倪,正撞了个满怀。周大满情急之下怕事情败露便将她抓离到了后山,见色起意后又将孙玉兰残忍杀害,沉尸与深河之中,后只因涨了洪水才被人发现。

  孙小枫发现姐姐不见了,后来不知为何知道了事实,也就对生活失去了信心,默默的选择了自杀。至于周大满的死,詹燕香与孙康钱的事故,警方只是将其归咎于是意外,因为除此之外根本无法解释。

  事情可能到此应该告一段落了,孙家的悲剧事件让许多人抬头叹息,但是这只不过是个开始。

  前年八月份左右,一位一摩托车的外地工人在那三岔口与一辆拖拉机相撞,摩托车司机当场死亡。据拖拉机司机说当时他正停在路口,而摩托车就像是没看见他存在一样直接嵌入了车底,事情匪夷所思但却真实异常。

  紧接着没过几个月,一个路人在桥上看见桥下不远处一个正在电鱼的人被一个穿着红衣的女子拖入水中,漏电之下没多久就死了……

  然后就是不断有人瞧见不正常的身影在桥的四周飘荡,好像是在寻找着替死鬼一般,弄的人心惶惶。

  今年年初里面村子的人由于看见了不该看见的东西,惊恐之下直接将车子开入了河中,脚部粉碎性骨折,甚至连肋骨都断了好多根……

  那座桥被越传越邪乎,简直到了谈虎色变的程度,一到晚上就不敢有人往哪儿走,甚至白天都需要人结伴而行。最后终于有人忍受不住这种压力在今年五月份的时候联合将其炸毁了,新桥现在正在建造之中,估计九月份能够完工……

  我们三个人一起选择了将这件事情埋在了心中,至于那只黑猫,将会是另一段故事了……/鬼故事

网友评论
推荐文章